剧本都不敢这么写富家女聘一群演员骗了3个男友310多万元

出身豪门、经营房地产企业,

 

为爱远赴美国“产子”

……

一年后,

“富家千金”“携子”归来,

带着一帮演员

卷走被害人百万钱款。

近日,

经上海闵行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

被告人赵某因犯罪,

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,

剥夺权利一年,

并处罚金;

责令退赔各被害人经济损失。

赵某和被害人的聊天记录。闵行检察院 供图

为爱远赴美国“产子”

2015年,李唯(化名)在某婚恋网站上认识了一名女子赵某,两人一见如故。在频繁的聊天中,对方向李唯透露,自己是美国人,做房地产生意,平时一直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等地方出差。“因为常年工作忙的缘故,我一直没有谈恋爱。这次我在网站注册就是想认真找个对象。”

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,两人约定见面,并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。坠入爱河的李唯对赵某言听计从,不仅给对方买昂贵的礼物,还给赵某父母包了2万元的新年红包。

2016年2月,一个消息打破了李唯憧憬的日后二人生活的美梦——赵某自称:“我怀孕了,孕反比较严重,但我爸妈觉得我还没结婚,不让我生下小孩,现在要跟我决裂,还要从家里面搬出去。”李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随即表示二人可以结婚,但赵某以两人家境悬殊为由,拒绝了李唯的求婚,两人陷入冷战状态。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,李唯得到的也只是来自赵某“我被爸妈接到北京某私人医院了”“我现在要去美国生孩子”的只言片语。

2017年5月,赵某突然主动联系李唯,表示自己已经生完了小孩,并想跟其复合。赵某一边说着这段时间来对李唯的思念,一边向李唯发来了孩子的视频和照片。出于对小孩的考虑,李唯同意与赵某破镜重圆。

一年后,赵某带着孩子回国,并安排李唯及其父母与其相见。刚进约好的茶室,李唯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粉粉嫩嫩的小男孩,心中万分欢喜。李唯父母也赶紧掏出了为孙子准备的红包,塞给了赵某。在赵某的一再坚持下,赵某的父母也终于同意女儿与李唯交往。一想到即将要和赵某修成正果,李唯也忍不住幻想起之后三口之家的幸福。

靠“低价内部房”捞金百万元

2019年1月,赵某给李唯打电话求助,自己最近生意上出了点问题,又不想让刚和好的父亲知道,所以想跟李唯借点钱急用,并给了李唯一个他人的银行账号。李唯疑惑:“为什么要将钱转给他人,而不是赵某本人?”赵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很快打消了李唯的顾虑:“这个人是我的家庭私人律师,为我们全家处理私人事务。”李唯随即向其打了30万元。

没过多久,赵某又向李唯透露,自己手上有个内部渠道可以低价购房,不仅优惠力度大,房子的升值空间也大。李唯又陆续转了百万元给赵某。但长久的等待之后,赵某既没有还钱也没有成功购得房产,人财两空的李唯只好去派出所报警。

同样被赵某哄骗不止李唯一人。2020年4月,小王在某婚恋网站结识“家境优渥”的赵某,并与其确定恋爱关系。伴随着甜蜜恋情而来的,还有“女友”不间断的钱款索要,在与小王的相处过程中,赵某深知“胡萝卜加大棒”的妙用,在索要钱款上得心应手。

“哥哥,我公司的一名员工父亲生重病,我想帮助他,但是直接向对方转钱对方不接受,但病人等不起!你能不能先帮忙转10万块给员工的直系领导,让他把钱转给这个员工呀。”

“哥哥,我父亲觉得咱俩门不当户不对,但我不在乎。我想了一夜,我朋友对象给她转了30万元当彩礼,你要是有这个诚意也可以给钱当彩礼。这些钱我拿到后先帮你理财,收益都给你,最后这30万肯定是给咱俩结婚用的。”

“我爸那边有个项目,可以帮你投资原始股,一年入股30万就行,这些收益可以用作婚礼筹备。哥哥,你千万不要拒绝我的请求,我没受过什么打击。”

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小王相继给赵某转账了50万元。与此同时,小王对于这个心上人的身份也越发疑惑。家境殷实、日常高消费,本该是不差钱的存在,可为何三番两次找自己拿钱?小王决定不再给赵某打钱。

然而,赵某见“鱼儿”已不再吃钩,不由得紧张了起来。没过多久,赵某主动邀请小王来自己出差的酒店相聚。刚下车来到眼前的酒店,小王就发现了不对劲:一个有钱的企业家怎么会屈居于这么简陋的酒店?感到不安的小王,随即决定不再跟赵某见面,及时止损立刻回到上海。

此外, 2020年9月,赵某虚构自己房地产企业家的身份,以低价购房为由,以相同手法骗取刘先生钱款50万元。截至案发,赵某相继骗取3名被害人310余万元。

聘演员饰演父母保镖

赵某到案后,面对检察官的讯问供述,自己从一开始就使用了假名跟被害人交往,并虚构了自己富裕的家境。“我告诉他们,我父亲是做房地产开发的,父亲和母亲分别是北京人、上海人,我自己还拥有美国国籍。但实际上,我本人只是高中毕业,后来一直和我母亲做点苗木的小生意。之前我骗李唯我跟他有个孩子,要去美国生产也是为了暂时逃避他,为后续骗钱留下余地。”

在行骗过程中,为了更加贴合自己家境优渥、事业有成的“白富美”形象,赵某在跟被害人第一次见面时,往往会在网上找多名演员,扮演自己的亲人、保镖和司机等。而这些演员的价格则是800-2000元不等。

赵某跟李唯并没有孩子,这种要“带孩子”见李唯的棘手情况,又该如何应对?赵某从自己老家找了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扮演自己的孩子,并向小孩的爷爷和父亲付了2000元钱。谨慎的赵某担心李唯家里人把小孩带走,所以又在网上雇了车和司机以及2名保镖,一块去见李唯。“见了第一次面以后,李唯对我和他生了一个小孩的谎言深信不疑。”而这个孩子成为了李唯一家的“软肋”,也是赵某进一步以各种理由向李唯索要钱款的“砝码”。

闵行区检察院认为,被告人赵某通过婚恋平台分别结识3名被害人,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通过伪造身份,虚构自身豪门出身的身份,并聘请演员饰演保镖、母亲、孩子等方式,骗取被害人信任,后编造有低价购房的渠道、彩礼、投资、员工亲属生病需要钱等理由,骗取3名被害人钱款共计310万余元,其行为已触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相关规定,涉嫌罪。近日,经闵行检察院提起公诉,被告人被判处前述刑罚。

记者:鲁哲通讯员 杨莹莹

来源: 新民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