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过生日的她送一束花骗局

网上喜欢的“女孩”过生日,娇滴滴地要你给她送一束花,你送还是不送?近日,湖北省孝感市云梦警方打掉一个以滕某某为首的团伙,这个团伙在网上假冒女性与男网友聊天,后以过生日为借口,骗对方买花送给自己,涉案金额达70余万元。

 

因为被骗金额不多,这些被骗者无一人报警。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网络上美丽跟他们撒娇的“女孩”,大多都是男人,甚至还有夫妻档、父子档。

作案工具

给网上认识的女孩送花

小胡是云南人,去年底,他在某平台上,刷到了一个漂亮女孩的短视频。女孩的账号上留有微信,小胡立马添加了这个名叫“佳佳”的女孩。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,两人时常聊天,感情迅速升温,“佳佳”温柔似水,不时地撒娇,让小胡有了恋爱的感觉。

一周后,“佳佳”突然对小胡说,明天是她的生日。“我不要红包,红包太俗气了,我就想收到你送的鲜花祝福。”“长这么大还没有人送过我花呢,希望你能成为第一个送我花的人。”

“佳佳”的娇嗔,让小胡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随后,“佳佳”给小胡发来了自己的地址,还推送给了他一个名为“小可爱鲜花”的账号。

“闺蜜跟我说,这家鲜花店离我很近,老板人也很好,你直接在她那里订就好了。期待收到你的鲜花哦!”佳佳说。

小胡添加这个买鲜花的账号后,自称是花店老板的微信号给小胡发来了各种鲜花的报价,从68元到1314元不等。小胡随即给这个账号转了100多元,购买了一束鲜花,并留下了佳佳发过来的地址,让花店老板在“佳佳”生日时直接给她送过去。

就在小胡沉浸在爱情来临的美梦中时,收到鲜花的“佳佳”却对他越来越冷淡,后来更是将他拉黑。小胡懊恼万分,以为是自己哪里惹“佳佳”生气了,但也无可奈何,只得作罢。

鲜花店收款工具

出租屋内捣毁团伙

因为只是给“佳佳”买了一束花,小胡从未觉得自己被骗了,更没有报警的念头。

小胡没想到的是,所谓的“佳佳”并不是一个女孩,而是一个年逾五旬的大叔。“佳佳”所在的位置,也并非他发给小胡的浙江某地,而是在湖北云梦,他们已经进入了云梦警方的视野。

今年4月初,云梦县公安局一体化专班通过侦查,发现在云梦城区某汽车装饰店的三楼,疑似有一个电诈窝点。一体化专班迅速展开调查,经过民警连日摸排,发现该处虽宣称是公司,却无正规工商营业执照信息,人员流动性大,深居简出,不接待外来客人,也没有具体业务活动。

2023年4月7日22时许,云梦县公安局一体化专班民警通过缜密侦查、深入研判,与大队联动统一开展收网抓捕行动,抓获窝点主犯滕某某,现场扣押作案手机40余部、电脑30余台。

经初查,2022年10月,滕某某在这家汽车装饰店的三楼租下一间房子,在网上购买了大量工作手机及电脑,招聘了十余名员工,做起了网络的犯罪行为。

他们的目标,就是小胡们的一束束鲜花。虽然一人只骗了几百元甚至几十元,但云梦警方查证的涉案金额,高达70余万元。

根据滕某某的供述和已有线索,云梦县公安局一体化专班民警继续深挖,迅速确认窝点的犯罪嫌疑人名单,而在老板滕某某被抓后,这些人已经四散逃走

2023年4月11日,云梦警方赴襄阳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;5月16日于云梦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;5月18日至5月23日接连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,剩下的两名嫌疑人迫于警方压力投案。

至此,这个团伙的13名成员全部落网。

抓获犯罪嫌疑人

父子、夫妻一起假冒美女

2009年开始,滕某某在网络上卖衣服,但一直没赚到什么钱。2022年,滕某某通过网络接触到了网络,于是他购买电脑、手机,干起了。

滕某某先是通过短视频平台引流,将微信号挂在短视频平台的美女账号上,引诱受骗人添加其账号为好友,而这个微信也是虚假的名字及信息,头像是网络美女头像,朋友圈还不时发布美女的日常生活。随后,滕某某用买来的话术和受骗人聊天,培养感情。在聊了一个星期左右后,便以第二天过生日或其他理由,让受害人送花给自己。

虽然每次得到的金额不多,但成功率很高。在尝到甜头后,滕某某准备大干一场。他在云梦城区租下一间房子,在网上购买了大量工作手机及电脑,招聘了十几名员工。

滕某某招聘的这12名员工,都是亲戚朋友介绍来的,其中有一对父子、三对夫妻,女性也只有这三人,其他均为男性。他们用来的微信账号,也都是用滕某某或员工家属的名义注册的。

虽然是个团伙,但滕某某以公司化的规范来管理员工,每天早上9时前要到岗,中午12时下班,2时上班,下午6时下班;“公司”定期组织团建;每十五天为员工发放工资分红,在全部员工所得的基础上扣除引流费用,再根据每个人的“业绩”,将65%的盈利发放给员工,滕某某则收取剩下的35%。

因为滕某某不让员工碰钱,员工们也会暗地里“搞小动作”,他们会诱使受骗人给自己的私人账号转账,而为了杜绝这一行为,滕某某在“公司”甚至家里都装上了监控,监督员工的行为。最终,这些监控视频,成为滕某某等人的犯罪证据。

抓获犯罪嫌疑人

送“美女”的鲜花是虚拟的

只是给喜欢的女孩买一束花,怎么就会被骗呢?

滕某某及其员工落网后交代,受骗者购买的鲜花,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。在和受害人聊一个星期后,公司员工假冒的美女就会让受害人给她送花。

而在受害人答应送花后,“美女”就会给他推送一个卖花的微信号,而这个花店的营销号,是滕某某用年逾八旬的姨妈的名义注册的,掌握在滕某某手里。受害人转账卖花后,被骗款就进入了滕某某的口袋。收到钱财后,公司员工会在一天至两天内回复受害人花已收到,让受害人相信。

而如果对方提出自己到网上买花,滕某某就会教员工继续“撒娇”:“我收礼物当然是要我喜欢的啊,我给你的花店闺蜜经常去她们家买,真的特别好,我很喜欢。”“既然你送不了我喜欢的,那就别浪费你的钱了。”

如果对方拒绝送花或是产生了怀疑,也有应对之策:“友谊源自于信任,本身把你当朋友想得到你的祝福,没想到你这样说,不是朋友的祝福不要也罢。”

图片话术

滕某某的员工中,多的每个月可以赚到一两万元。其中一对夫妻,工资加上暗地里的“小动作”,每个月可以赚到三万多元。

当然也有不赚钱的时候,因为受害人都是从短视频平台引流而来,滕某某要给这些引流的短视频账号支付引流费用,“一个要给他们5元,有时候效益不好,只够支付引流费的。”滕某某交代。

而让民警唏嘘不已的是,因为被骗的金额不多,这些受害者无一人报警。甚至在警方倒查受害人的过程中,因为“怕丑”,有些受害人甚至不承认被骗。

虽然无人报警,但滕某某等人依然难逃法网。7月11日,滕某某等13人被云梦警方移送检察机关提起诉讼。等待他们的,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来源: 湖北长安网